歡迎書友訪問青青無碼片

青青無碼片

正文 第1857章 你是我親大哥

作品:本尊夫人有點狂  |  分類:歷史軍事  |  作者:甄萌

    一秒記住【青青無碼片  www.qddpqgs.com】,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第1857章 你是我親大哥

    夜色,彌漫在天地之間。

    三王府內,衙門的官員恭恭敬敬且恐懼的站在三王府大廳中,詢問著白天來發生事情的具體信息。

    “三王妃,不少醒來的夫人和小姐們已經說了所有的事情都是齊國公主所為。”

    果然,就如姜逸心預料的一樣,這些參加宴會的人將責任都推卸給了齊玉兒。

    “下官是想來問一問具體發生了什么,到時候也好稟報給陛下。”

    “應該的,裴大人您坐,木帆上茶。”

    燕冥夜還在宮中沒有回三王府,但即便如此,衙門的裴大人也不敢造次,姜逸心讓他坐下就坐下,讓喝茶就喝茶。

    明明是尚好的茶水,但在裴大人口中卻如白開水一樣,他只想著能盡快查清楚這件事情,然后趕緊離開三王府這種恐怖的地方。

    “當時的經過是這樣的。”

    姜逸心把當時發生的畫面一五一十的告訴了裴大人。

    “本王妃也知曉,若是本王妃沒有回的話,齊玉兒也不會心生殺意,只是齊玉兒一來羞辱我三王府,而來羞辱燕國,本王妃這才回了幾句,木帆你做什么去。”

    “回三王妃的話,卑職去驛站殺了齊國公主,羞辱三王妃便是羞辱我們三王府,卑職身為三王府的侍衛絕對不會容忍這件事情發生。”

    “好了,事情都已經過去了,你去給裴大人準備一些糕點,看裴大人餓的都哆嗦了。”

    姜逸心差遣著木帆去準備些糕點,木帆看了一眼裴大人后這才離開。

    坐在椅子上的裴大人哪里是餓的哆嗦,分明就是嚇的。

    他今天的目的就是想單純的了解一下事情發展的經過,沒成想,竟然先寫將自己的小命給打進去了。

    咕嚕~

    吞咽著口水,裴大人簡單的問了幾個問題之后便找借口離開了三王府。

    “王妃,您真的不需要卑職去宰了齊玉兒么?不過是一個齊國的小公主而已,況且就算齊玉兒真的死了,一切還有王爺給你擋著呢。”

    木帆此話是真心的為姜逸心抱不平,并且也是真的對齊玉兒產生了殺心,但凡只要姜逸心點一點頭,他便會去驛站結束了齊玉兒的性命。

    “你消消停停的待著吧,至少現在齊玉兒還不能死,留著她有用。”

    姜逸心打了一個哈欠,一手拄著下顎,手輕輕地敲擊著桌案發出咚咚有節奏的聲響。

    她在思考,已經在齊玉兒身上中了毒,那接下來就要利用這個毒將一切發酵到最大化,不僅僅是姜國這一筆賬,她還需要得到更多更多,且不能牽扯到三王府的利益。

    有了!

    “王妃……你笑的好賊。”

    “……賊?拜托,本王妃這叫笑不露齒,明白么,多么淑女!”

    又說她賊,有么?沒有好么!

    她笑的多么的溫柔,多么的含蓄賊個屁。

    翌日,三王府。

    今日,陽光燦爛,今日萬里無云,難得的大晴天,雖然還是很冷,但姜逸心的心情卻是出奇的好。

    “哎呦喂,難得啊~今兒燕云幕沒找你議事么?”

    “陛下今日有事,為夫便留在三王府陪夫人。”

    燕冥夜走到姜逸心身邊,伸出手,修長的指尖輕輕地撫摸著姜逸心的臉頰。

    “為夫知曉昨天發生的事情,夫人放心,為夫自然會為夫人解決。”

    “打住,女人之間的事情你們男人摻和做什么,不用王爺來插手,這件事情交給我就可以了,相信我!”

    姜逸心自信的笑著,說了幾句話便轉身離開了三王府。

    看著漸漸消失在視線中的背影,燕冥夜無奈的笑著,那笑意中滿滿都是寵溺的表情。

    “王爺,王妃這是要做什么?”

    安遠不清楚姜逸心要做什么,但是怎么看都覺得三王妃有詐,直覺告訴安遠,三王妃打算坑死齊玉兒。

    正如安遠所想的一樣,姜逸心要讓齊玉兒付出悲慘的代價。

    “木帆,跟上夫人,但凡有任何事情,盡管出手。”

    “是,王爺!”

    縱身一躍,木帆消失在三王府,緊緊地跟在姜逸心的身后朝著藥鋪走去。

    “王爺,三王妃是不是打算和齊玉兒算賬啊,姜國那件事情?”

    安遠也漸漸的明白了一些,以自家王妃這兒記仇的脾氣,必然是要將當年的事情連本帶利的討回來,嘖嘖,不用想也知道,齊玉兒這回可慘了,被王妃惦記上的人,下場比死還難受啊。

    此時,驛站中的齊玉兒赤紅著雙眼,恨不得咬死驛站中的每一個人,齊國的使者請來了燕國的醫生,燕國皇帝燕云幕在得知齊玉兒的病情之后還派了太醫來查看一番,但是太醫也無從下手只能將這件事情交給何老。

    藥鋪的何老看了看發了瘋一般的齊玉兒,捋了捋花白的胡子,搖了搖頭。

    “此病,唯有兩人方可以治療,否則不出三日的時間,齊國小公主必然會氣絕身亡。”

    “什么人。”

    “此二人其一,神醫杜仙仙,其二,燕國三王爺之妻姜逸心。”

    世間眾人很少知曉姜逸心的師父就是神醫杜仙仙,在看到齊玉兒的病癥,探尋著齊玉兒血脈中的毒素之時,老爺子就知道這必然是姜逸心的手段。

    這丫頭,果然不是個省心的主兒,就連齊國小公主都被她給算計了。

    齊國的使者當然知道神醫杜仙仙的威名,為了此去離姜國萬里之遙,而且誰也不知道杜仙仙在姜國什么地方,行蹤不明,看來只有請三王妃出手了。

    但齊國使者更清楚自家公主和三王妃之間的過節,昨日在望月閣便是公主舉刀要砍三王妃,如此一來,三王妃還會出手相救么。

    夜幕,漸漸降臨,剛回王府的姜逸心看到大廳中的一行人。

    “王爺,這些人是誰啊?”

    姜逸心當然知道這些人是誰了,也知道這群人來三王府的目的是什么。

    “夫人回來了。”

    燕冥夜招了招手,牽著姜逸心便讓其坐在自己懷中,如此寵愛如此之溫柔,看的一眾齊國使者們都愣了,這還是傳說中嗜血沙發的殺神燕冥夜么。

    但,事實就是如此。

    “有點餓了,晚上吃火鍋吧,那玩意好準備食材。”

    “一切都挺夫人的,夫人吃什么,為夫便吃什么。”

    “木帆,安遠,你們去準備準備。”

    一聽晚上吃火鍋,安遠和木帆等一干三王府的侍衛眼睛嗖的一下子亮了起來,二人迅速的了離開了大廳,去廚房與眾侍衛們準備著吃火鍋用到的各種食材。

    大廳中,姜逸心上看下看,目光在眼前齊國使者身上來回徘徊,許久之后這才緩緩開口。

    “你們也知道,我和你們公主之間不和,但怎么說本王妃也是醫師,醫師以懸壺濟世為己任。”

    齊國使者一聽,沉落在谷底的心浮了上來,難道說三王妃要出手了。

    “不過當初在姜國的時候,諸位可是沒少坑我們姜家,想讓本王妃出手醫治齊玉兒,就要看你們的誠意了。”

    別人都是暗坑,姜逸心是明坑,她在告訴齊國使者,想讓她出手很簡單,只要給足了價錢就可以了。

    齊國使者也不是傻子,明了姜逸心這句話想要表達的是什么意思,但總比沒希望要好得多,不就是錢么,齊國有都是。

    “很好,既然如此,那明日本王妃便開始醫治齊國公主,與此同時,本王妃也想要看到你們的誠意。”

    答應治療齊玉兒后,齊國的使者們紛紛離去。

    看著懷中小女人的表情,燕冥夜伸出手,食指輕輕地刮著姜逸心的鼻子。

    “夫人心里是不是在想,怎么能如此輕易放過這些人,本王妃一定會讓他們生不如死。”

    “嘖,有些話在心里想想就可以了,明著說出來就沒意思了呢。”

    笑著,笑的要么多的奸詐就有多么的奸詐。

    “我去廚房看看。”

    “夫人,為夫可以吃一些辣的火鍋么?”

    “不可以,你現在禁。忌辛辣。”

    姜逸心直接否決了燕冥夜的提議。

    這段時間一來,按照她羅列的食譜藥譜來喂養,燕冥夜的身體比起從前要好很多,只要齊玉兒的事情解決之后,去往碧海山莊休養兩三個月,她相信就算燕冥夜不能活上一百年,活個六七十歲還是沒問題的。

    晚飯時間,火鍋翻涌冒著熱氣,一鍋清湯火鍋涮著各種各樣的美食,姜逸心笑瞇瞇的從火鍋中夾了一片菜葉放在了燕冥夜碗里。

    “相公公,多吃青菜。”

    給燕冥夜夾了青菜的姜逸心自己則是從火鍋里面撈出來了各種肉丸子肉片肉卷,吃的那叫一個酣暢淋漓。

    廚房中,安遠和木帆為了杜絕上一次事情的發生,這一次事先安排了三王府侍衛們排隊。

    只見一隊列的大老爺們端著個碗拿著筷子無比煎熬的等待著。

    翌日。

    難得起了一個大早,姜逸心還特意叫上了寧馨。

    滿眼淚花的寧馨窩在馬車的角落中,困得只打哈欠。

    “大哥,你是我親大哥,不……你是我親爹,大早晨的拉我起來做什么,我困啊,想睡覺啊!”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qddpqgs.com}  閱讀 ,更優質的閱讀體驗,青青無碼免費視頻播放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