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書友訪問青青無碼片

青青無碼片

《重生之先聲奪人》正文 第五百二十三章

作品:重生之先聲奪人  |  分類:都市言情  |  作者:吹個大氣球9

    一秒記住【青青無碼片  www.qddpqgs.com】,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好端端的星期一,說沒就沒了……”林淼剛坐上丁少儀的車沒一會兒,就開始長吁短嘆地逼逼,“早上不去上學,是為了我的愛情,下午逃課,是為了我的事業,唯獨身為一個優秀的少年,一個被黨和國家承認的優秀學生代表,我居然放棄了我的學業。

    一想到這點,我就很擔心將來有一天要為國家做貢獻的時候,正巧就因為今天的逃課而錯過了老師在課上說的某句能點醒我的話,結果導致任務失敗,成為國家和民族的罪人,對不起黨,對不起人民,對不起生我養我的家鄉,對不起那些欣賞我、崇拜我、關心我,哭著喊著說愛我的小姐姐們。我這個心吶,唉……不能再繼續往下想了……”

    林淼說到這里,手捂著胸口,一臉喘不過氣的悲痛模樣,長長地嘆了口氣。

    在前頭開始的丁少儀的秘書,不自覺地開始慢慢放慢車速,以免出車禍。

    坐在一旁的何勝明,默默拿起手中的筆,心里有種沖動——

    這小崽子要繼續這么沒完沒了地裝逼,他要么一筆桿子捅死小崽子,和這個世界同歸于盡,要么就一筆桿子捅死自己,和這個世界一刀兩斷,

    反正就一句話。

    他何勝明絕不肯再接受一個八歲小崽子釋放的精神污染,他的忍耐也是有底線的!

    林淼嘆完氣,左轉看看神態慫逼但眼中帶著某種猶豫的何勝明,右轉看看正笑得花枝亂顫的老阿姨丁少儀,然后對跟前開車的秘書喊了聲:“曉紅姐姐,我想喝牛奶!”

    何勝明聽到這句話,整個人瞬間像被針戳破的皮球,一下子軟了下去。

    好想哭啊……

    居然被一個整天到處要奶喝的小崽子,搞出快被逼上絕路的感覺。

    老子這把年紀,是活到狗肚子里去了嗎?

    何勝明心里淚在流,丁少儀滿心慈愛地把林淼抱進懷里,然后胸口被林淼書包里的三個硬紙殼一硌,又趕緊松開,順手拉開林淼書包的拉鏈,從里面取出了三本證書。

    何勝明探過頭去,見丁少儀逐一把三本證書翻開,看著上頭的燙金大字和證書右下角扎眼的團中央和國家教委的大印,頓時整個人又產生了某種飄忽感——就好像身體內有種神奇的力量,要把他拽起來,從行駛中的車子里扔出去,扔到外面死了算了的感覺。

    簡單來說,就是人比人該死,貨比貨該扔的結合體驗。

    “你怎么把證書拿出來了?不是該交給團市委和教育局存檔的嗎?”丁少儀問林淼道。

    “是嗎?”林淼驚奇道,“怪不得我看王嵐姨姨一路上抱得那么緊,我剛才下飛機的時候看她拿著不方便,就想給她分擔一下。不過咱們退一步講啊,為什么我的個人獎狀要拿去存檔,這不合理啊!”

    丁少儀把三本證書又放回林淼的書包里,摸摸他的頭道,滿臉笑道:“全省第一次嘛,有歷史意義的,昨天晚上團市委都開會了,說以后要是市政府搬了,換個大點的樓,他們就專門給他開個小房間當陳列室,把你這些年的獎狀全都放進去,等你哪天退團了再還給你。”

    林淼馬上道:“退團要到28歲啊……”

    丁少儀笑道:“不要這么小氣嘛!市里給你保管二十年,這么好的事情,別人求都求不來呢!”

    “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林淼很平靜的樣子道,“我就是稍微算了下,按我平均一年拿十大獎的速度來算,二十年還能攢兩百個獎,我怕團市委一個小房間不夠用,他們最好還是給我準備一個大廳。還有啊,他們真要這么干的話,記得一定要去百里坊小學把我那些年幼懵懂時一不小心就拿回來的區里、市里、省里的獎狀也一起拿回來,雖然什么全市第一、全省第一的獎不足掛齒,但總歸一家人要整整齊齊才好看。

    而且再過兩年金校長和苗校長就要退休了,我這么低調的人,也不想再把獎狀放在學校里供以后的校領導和同學們世世代代膜拜下去,個人崇拜真的搞不得啊,歷史的經驗教訓必須時時刻刻銘記在心……”

    “咳咳咳咳……”何勝明聽得突然嗆咳起來。

    林淼轉頭問道:“小何叔叔,你是對我的自我反省有什么異議嗎?”

    何勝明嚇得連忙搖頭。

    林淼突然又問了句:“小何叔叔,你今年幾歲了?”

    何勝明把氣管里的飛沫咳出去,回答道:“29歲。”

    “哦,那就是自動退團了……”林淼點點頭,又問,“入黨了嗎?”

    何勝明搖搖頭。

    林淼來了句:“渣渣,這點政治覺悟都沒有,也好意思在體制內混。”

    前頭開車的曉紅姑娘噗嗤一聲就笑出來。

    何勝明悲憤交加得滿面通紅。

    林淼這句話,算是戳到他心窩子里了。

    早些年何勝明讀大學的時候,其實遞過入黨申請書,后來因為入黨步驟繁瑣,他又自恃清高,渴望“自由”。等熬成入黨積極分子,大四那年要轉預備黨員的時候,面試過程中因為對面試他的輔導員露出一抹狂狷邪魅的微笑,于是不幸被刷。自那之后,何勝明就懶得再花時間參加各種黨支部活動,工作后因為滿腦子只有恰飯,平日里就更是想都沒去想過這件事。

    但是回過頭看,何勝明其實還是很惋惜當年在大學期間的入黨機會的。

    畢竟每次單位有什么事要填表格,政治面貌那一欄上的群眾,總讓他覺得很刺眼。

    群眾你個毛啊!

    老子可是堂堂本科畢業進的報社!要是去當老師的話,那就是干部身份啊!

    何勝明正氣得想抖腳,林淼突然又拍拍他的腿,安慰道:“小何叔叔,不要難過了,你以前也是年幼無知才走錯了路,現在意識到錯誤,將來再努力還有機會的。從今天起好好工作,埋頭奮發個十幾年,等你熬到四十歲出頭有點名氣了,黨組織自然會來統戰你的,到時候你態度端正一點,表個決心服個軟,黨組織依然會向你敞開她溫暖包容的懷抱,不會嫌棄你的。”

    何勝明擠出一個堅強的微笑。

    林淼逼逼得差不多了,抬手看看他的圣斗士紫龍,這時才終于說起了正經事:“我現在每天日理萬機的,關于你的人生大事就先說到這里吧,咱們先把《尋仙》的大綱捋一捋,待會兒你回單位坐下來就能寫。我現在每分鐘都是錢呢,經濟責任重于泰山,煩死我了……”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qddpqgs.com}  閱讀 ,更優質的閱讀體驗,青青無碼免費視頻播放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