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書友訪問青青無碼片

青青無碼片

第五九零章、忠仆繡簾

作品:大清貴人  |  分類:玄幻小說  |  作者:尤妮絲

    一秒記住【青青無碼片  www.qddpqgs.com】,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弘旬一愣,她仔細打量著這個婦人,突然覺得莫名有點眼熟。

    婦人這才松開了手,眼里的淚水止不住地淌下,她哽咽低語:“七阿哥,奴才是繡簾啊!質嬪娘娘的陪嫁宮女繡簾啊!”

    弘旬整個人都呆住了,他口中喃喃:“繡簾……姑姑?”

    繡簾飛快點頭,她用袖子狠狠蹭著淚:“奴才總算是見到您了!”

    弘旬仍舊有些不敢相信,“可是……寧額娘說你病逝了。”

    聽了這話,繡簾不由咬牙切齒,她低聲道:“七阿哥,奴才的確是險些沒命。但老天爺有言,沒有遂了她的愿!”

    弘旬一怔,“繡簾姑姑這話是何意?”

    繡簾忙“噓”了一聲,“七阿哥,您小聲些,外頭那個太監應該是寧妃賜給您的吧?”

    弘旬點了點頭。

    繡簾眼圈赤紅,“您可還記得,您的生母是怎么沒的?”

    弘旬道:“我額娘……不是被敦嬪害死的嗎?這可是汗阿瑪查出的結果。”

    繡簾含淚道:“當初皇上也只是對敦嬪的心腹宮女言行拷問,得出的口供,是屈打成招!敦嬪與質嬪娘娘交情不深,娘娘她又怎么可能把自己不能食蟹的秘密告訴敦嬪呢?這個秘密,娘娘一直小心翼翼隱藏著,從潛邸到宮里,這么多年,除了奴才,就只有一個人知道!”

    弘旬急忙問:“誰?”

    繡簾幾乎咬碎銀牙:“寧妃!!”

    弘旬身軀一顫,險些摔倒在地。

    弘旬不住地搖頭:“不!這不可能!”

    繡簾含淚道:“質嬪娘娘不能吃蟹,這個弱點,就只有寧妃知道!當年在潛邸的時候,娘娘就是誤食了螃蟹,渾身起了疹子,當初還是寧妃給娘娘尋了上好的藥膏。所以,這個秘密,宮中嬪妃里,就只有寧妃知道!”

    弘旬眼圈也跟著紅了,“我不信!寧額娘她……她對我那么好,她為什么要害我的生母?”

    繡簾恨恨道:“因為寧妃要殺母奪子啊!質嬪娘娘若是不死,您又怎么可能回到她身邊?”

    弘旬整個人都呆住了。

    繡簾一把抓住了弘旬的手背,淚水漣漣道:“七阿哥,自打您生下來,寧妃娘娘就不許質嬪娘娘親近您!后來,質嬪娘娘為了跟您母子團聚,這才與敦嬪聯手陷害寧妃謀害皇嗣,但質嬪娘娘只是想把您接回身邊撫養,并不想傷害寧妃性命!沒想到,寧妃卻反手置娘娘于死地,還嫁禍給敦嬪!”

    這番話繡簾都是壓著聲音說出,那聲音端的是低啞哽咽,說完這些話,繡簾已然軟倒在地上,“七阿哥,您可千萬不能認賊做母啊!寧妃她是您的殺母仇人!”

    弘旬整個人都是僵硬的,繡簾姑姑的這些話他不想去相信,但是——她的生母死了之后,養母寧額娘的確是最大的得益者。

    只是這些年,寧額娘對他的確是真心的好,弘旬著實不愿相信自己的養母會是繡簾口中的殺母奪子之人。

    外頭的小郭子已經等急了,“七爺,您好了沒?說實在不行,奴才去找大公主,讓大公主把府上的醫官派給您!”

    弘旬深吸一口氣:“爺沒事,這就快好了!”

    繡簾知道自己沒有太多時間,若是耽誤久了,定會被寧妃派的這個太監發現,她含淚道:“七阿哥,您千萬要忍住!回到寧妃身邊,也千萬不要被她看出端倪,您要一如既往與她母慈子孝!這樣才能抓住她的把柄,給質嬪娘娘報仇啊!”

    弘旬揉了揉眉心,“我現在心里很亂,此事容我緩緩。”

    繡簾點頭,“您若想聯系奴才,便去找粹嬪娘娘。正是粹嬪娘娘聯絡上的奴才,您涼茶里,也是奴才叫人偷偷放了巴豆粉。”

    說著,繡簾又急忙解釋道:“您放心,巴豆粉只放了一點點,絕不會傷害您的身子。”

    弘旬蹙眉,這里頭竟然還有粹嬪的事兒?寧額娘一直與粹嬪不睦……

    “我知道了。”弘旬深吸一口氣,便快步走出茅房。

    太監小郭子瞧著七阿哥臉色不好,也只當是拉肚子的緣故,沒有多想,他連忙扶著七阿哥:“七爺,您慢點走。哎喲喂,那涼茶喝多了傷胃,您定是喝得太多了!回宮后,寧妃娘娘肯定又要怪罪奴才沒伺候好您了!”

    小郭子一臉苦哈哈。

    弘旬沒有跟往常一樣訓斥小郭子啰嗦,寧額娘……的確很關心他。這小郭子并非是監視他的人。

    回到圓明園行宮,七阿哥便推說身上不舒服,沒有去寧妃處請安,便徑直回到了阿哥所。

    寧妃也未曾多心,只當是兒子脾胃不和,連忙叫人送去了健胃消食的丸藥。

    七阿哥整個人都有些頹唐,還真像是不舒服的樣子,那兩個年輕漂亮的屋里宮女也是百般殷勤服侍。

    屁股上挨了十大板子的小郭子一瘸一拐回來伺候,“七爺,您可要快點好起來。娘娘已經替您跟上書房請了一日假期,還讓奴才問問您,要藥吃了可管用?若是不管用,讓奴才趕緊去傳太醫?”

    弘旬心下有些復雜,“我……沒事了,就是有些乏累。”

    弘旬自然看出小郭子挨了板子,嘆了口氣,“你且回去歇著吧,爺這兒有秋玉、涼珠伺候就夠了。”

    秋玉、涼珠、都是七阿哥弘旬屋里的宮女,日后少不了一個侍妾格格的名分,因此小郭子對這倆宮女也很客氣,“是,有兩位姑娘伺候著七爺,奴才沒什么不放心的。”

    說著,小郭子對秋玉、涼珠好聲好氣叮囑了幾句,這才跪了安,去養傷了。

    弘旬長長嘆了口氣,滿臉都是復雜之色。

    秋玉是個容顏如玉的嬌俏女子,年紀比七阿哥還要略大些,她溫柔細語道:“爺瞧著像是有心事。”

    弘旬瞅了秋玉一眼,猶豫了一下,到底還是沒說出口,畢竟秋玉也是寧額娘賜給他的,便淡淡道:“你多心了。”

    見七阿哥神色冷淡,秋玉便不敢多問。

    這時候,涼珠進來稟報:“七爺,十爺來看望您了。”

    弘旬眉心緊蹙,因寧額娘與粹嬪不睦,他與十弟關系也有些冷淡。十弟此來,肯定是粹嬪的授意。

    想到此,弘旬心里有些不快。不管他親額娘與寧額娘到底是有齟齬,這關粹嬪什么事?這明顯是不安好心!

    弘旬便道:“就跟十弟說,我已經躺下了。”他心里亂糟糟的,今兒誰都不想見!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qddpqgs.com}  閱讀 ,更優質的閱讀體驗,青青無碼免費視頻播放與電腦版同步。